紧急情况:yikanxiaoshuo.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yikanxiaoshuoa.com

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八零别找我复仇 > 正文 第 18 章

正文 第 18 章

跟着老何有肉吃。

中午, 何冲带着陈卿去吃盛京四绝菜。

古色古香的建筑外观,让陈卿知道,这家饭店一定开了不少年头。

店内生意异常火爆, 陈卿和何冲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二人桌, 菜是何冲负责点的,等待上菜的过程中,何冲拿出一个小本子,兴冲冲地跟陈卿细数他们下午要看的门市的具体位置。

陈卿听得十分迷糊,但面上却不露丝毫痕迹,只见她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很好, 下午我们先逐一看一遍, 再定。”

何冲得到肯定, 仿佛一个大狗狗一般憨憨一笑,说道:“好,都听你的。”

陈卿看着何冲这个样子, 不自觉地挑了挑眉, 心里惊道:原主这位发小铁磁该不会是什么忠犬属性吧!他不会是暗恋原主吧!不会吧!不会吧!

陈卿内心警铃大作,她才刚来到这个年代,还没有尽情地享受生活, 她并不想惹上桃花好么!

何冲小哥哥虽然人长得不错,品性也不赖, 对她又很好,但素,不是她的菜就不是她的菜。

八十年代的直男到底知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男闺蜜呢?

陈卿觉得,她有必要跟何冲科普一下这个知识。

当然了,她更希望自己是自多多情,胡思乱想。

下午, 陈卿跟着何冲转遍了盛京的核心地带,终于定下了和平区南京街上了一个二层门市,每层一百平,一楼用作经营,二楼用作仓库,当然如果雇雇佣的店员想在店里住的话,二楼也足够用帘子隔出一间员工宿舍来。

陈卿对这个门市非常满意,地段繁华,面积适中,最主要是价钱便宜,月租金不过80块钱,签下一年的租约,讲了讲价,一年的房租是900块钱,月租金也就是75块钱。

何冲特意跑去南京街上的银行取了1000块钱现金,厚厚的一摞大团结,何冲数出来十张踹回兜里,剩余的全部交给房东,当天便完成了交易。

房东走后,陈卿在店面里面指点江山,给何冲提了不少装修意见和经营意见,何冲听得新奇,不禁赞叹连连:

“小卿儿,你说你这脑子是怎么长得,要不然你当两年兵就退伍吧,跟着哥哥我做生意,也许不出十年咱俩都能当上富豪呢!”

陈卿轻嗤了一声,不屑道:“切,你这个人啊,是真没追求,整儿一个掉钱眼儿里的钱串子,我一个18岁的大好青年,一颗红心向祖国,你休想用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腐蚀我纯洁美好的心灵。”

何冲也不甘示弱,冷哼道:“你呀,光嘴上说得漂亮,资本主义给你的零花钱我看你也不客气地收了啊!”

陈卿挑眉看着何冲,“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老何,你白白收了我那么多点子,高低不得付点儿咨询费、顾问费啥的,这我还嫌少呢!”

何冲被陈卿理直气壮的样子逗得一乐,“行行行,大小姐,以后我找你取经,一定高额的咨询费,还有一个叫啥来着,对,顾问费奉上,大小姐,你看这样可好啊!”

“行啊,老何,算你上道。”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人斗着嘴,不禁双双哈哈大笑。

晚上,老朋友聚会的地点选在了一家国营饭店的包间里。

何冲嘴里所说的老朋友实际上就是他的另外三个发小。

两男一女,年纪都跟何冲相仿,也就是都比陈卿大了几岁。

陈卿跟在何冲身后,跟每个人都打了招呼,接着,她便安静地喝着饮料听他们聊天,不被cue到绝不开口,所以,渐渐地,她汲取到了很多信息。

被何冲称作为“光子”的青年,长相清秀斯文,言谈中,陈卿知道了他应该刚进了盛京文化局工作不久,算是个政界小白。

光子对何冲的称呼却是“冲哥”,陈卿因此知道,何冲的年纪比光子要大。

被何冲称作为“老冯”的青年,穿着一身警服,凌厉干练,言谈中,陈卿知道了老冯竟然是市局刑警队的副队长,堪称年少有为。

老冯对何冲的称呼也是“老何”,这倒让陈卿一时无法判断他们谁小谁大了。

在座唯一的女性,被何冲称作为“颖姐”,言谈中,陈卿知道了颖姐是在国外进修硕士学位的高知女性。

并且不仅仅何冲称呼她为“颖姐”,光子和老冯也都称呼她为“颖姐”,可以说颖姐才是他们几人中年纪最大的人。

走进包间不出十分钟,陈卿便通过几人的言谈,简单认识了每一个人,当然,也认清了她在这个小团体里的团宠地位。

忽然,颖姐cue到了她,“小卿儿,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不太爱说话,是不是不舒服啊?”

陈卿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解释,何冲便抢着说道:“她呀,估计是在部队被训得狠了,把她身上那股子作天作地的劲头儿都给训没了,这次放假出来,就不怎么爱闹腾了。”

颖姐点了点头,“这样也好,18岁的大姑娘了,也是该文文静静的,淑女一点儿了,对了,小卿儿,头两个月我在国外收到老何的传真,那时候我才知道你竟然跑去当文艺兵了,我这次回国特意给你带了不少礼物,正赶上你新兵连训练结束,就算是给你庆祝吧!”

颖姐刚一说完,老冯便苦着一张脸,夸张道:“颖姐,你这样不好吧,你自己给小卿儿带了礼物,让我跟光子的面子往哪放啊!”

光子适时推了推镜框,淡定道:“天哥,没面子的是你,我可给小卿儿带了礼物了。”

老冯愣了愣,看向何冲。

何冲摊摊手,说道:“你可别看我,昨天我还给了小卿儿300多块的零花钱呢!”

老冯狠狠白了何冲一眼,呸了一声,“我呸,给你能的,敢用钱压老子了是吧,这顿你请!”

何冲不甘示弱,“嘿,我请就我请,但是你准备给小卿儿什么礼物啊?”

老冯看向陈卿,换上一脸憨笑:“小卿儿,你看看,等你下次放假,哥哥再把礼物给你补上,怎么样?”

颖姐对陈卿眨了眨眼,说道:“那得翻倍!”

陈卿会意,重重点头,“嗯,翻倍!”

老冯咬咬牙,“成,翻倍就翻倍,来,咱们先翻过这篇儿,吃饭喝酒。”

一顿饭不知道吃了多久,酒足饭饱后,光子首先献宝一样地从桌子下面捞出来一个大黑包。

“小卿儿,猜猜哥哥给你搞到了什么?这可是你去文工团的必备装备啊!”

看着大黑包的体积和形状,陈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是手风琴吧!她不会啊!好么!

这可怎么破,原主到底会多少奇奇怪怪的技能啊!她穿书穿得也太难了吧!

见陈卿久久不说话,光子便自问自答道:“铛铛铛铛,手风琴,怎么样,小卿儿,我听说手风琴在文工团可吃香了。”

何冲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光子,说道:“但是小卿儿不会拉手风琴,谢谢!”

陈卿眼睛顿时一亮,原来原主不会拉手风琴啊,真是虚惊一场。

只听光子义正言辞地反驳何冲道:“我知道啊,但是不会可以学啊,对不对,小卿儿,你那么聪明,学什么不行。”

好吧,又是一个原主的实力吹,陈大明星表示,她已经习惯了。

“可是,我可不可以申请换一样呢,手风琴我不喜欢呢!”

光子抬头,醉眼朦胧地看着陈卿,“嗯,小卿儿,你想换什么?”

“就换小提琴好了,怎么样?”

光子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行,明儿上班我就给你换去。”

光子既然已经献完了宝,颖姐当然也不甘落后了,直接从桌子面下捞出来一个行李箱。

陈卿瞳孔地震,下意识地看看桌子下面,暗道:这个圈子的人都什么奇葩操作啊!

颖姐送给陈卿的礼物,首先是一块带有指南针的名牌手表,其次是好几套国外知名护肤品,最后还有不少品牌服装。

走出国营饭店,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陈卿和何冲同路,老冯负责送颖姐,光子则自己回家。

由于国营饭店距离陈家所在的大院并不是很远,所以陈卿决定走着回去,顺便消消食。

陈卿一手托着行李,一手拉着有些喝飘了的何冲,心里不禁想到乔韵早上的嘱托:

一定要让小冲给你送到家门口啊!

然而陈卿看着何冲现在的样子,摇头叹道:现在到底是谁送谁啊!

悠然地走在树叶沙沙的小路上,忽然,陈卿隐约听到有女孩子喊救命的声音。

大晚上的,该不会有流氓欺负女孩子吧!

“喂,老何,你听到有人喊救命了吗?”

“啊?什么救命?没有啊!”

陈卿无奈,放弃了跟一个醉鬼谈话,她竖着耳朵仔细地听,果然,她再一次听到有女孩子喊救命的声音,并且锁定的方向。

这时何冲也睁大了眼睛,看着陈卿说道:“小卿儿,我听见了,好像是在那个方向。”

陈卿还不等何冲指出方向,便一手扔了箱子,一手甩了老何,朝西南方向冲了出去。

“小卿儿,危险啊,你等等我。”

何冲下意识地朝着陈卿奔跑的方向追去,酒已经完全醒了。

狭长的胡同儿里,两个青年男子正在追赶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一边呼救一边奔跑,慌不择路,一个不慎,竟然跑到了死胡同儿里。

夜深人静,女孩儿的呼救声并没有引来任何路人,女孩儿绝望地啜泣着,一步一步往后退,终于,后背抵墙,退无可退。

两个青年男子相视一笑,异常猥琐。

他们其中一人欺身上前,抓住了女孩儿的胳膊,把女孩儿两只纤细的手腕握在一只大手里,腾出另外一只手正准备撕扯女孩儿的衣服。

这时,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

“住手!”

两个男子,一前一后,惊讶地同时回头,其中那个没有抓着女孩儿的男子打开手电筒,强光直接照在了陈卿的脸上。

陈卿微微眯眼,侧头避过光束,但两个男子还是看清了陈卿的脸。

说道倾国倾城绝不为过,两个男子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可比现在被他们抓住的这个女孩儿漂亮一万倍。

陈卿看起来年轻纤瘦,似乎没有任何攻击力,两个男子自然而然便放松了警惕,只听他们吹着口哨,猥琐地笑道:

“好靓的小妞儿啊,自己送上门儿来了,是准备陪哥哥们玩玩吗?”

双手被束缚的女孩儿初听见有人前来搭救时,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然而当她抬头看见陈卿的身形和样貌后,她便再一次绝望了。

这个看起来比她还年轻还瘦弱的女孩儿,此番见义勇为,恐怕是羊入虎口吧!

“快跑,别管我!”女孩儿突然挣扎起来,对着陈卿疯狂地大喊。

抓着女孩儿的男子突然用膝盖狠狠地垫在了女孩儿的腹部,骂道:“臭娘们,喊什么喊!虎子,抓住前面这个小靓妞,今晚咱哥俩一人一个,好好爽一爽。”

女孩儿吃痛,“唔”了一声,但她的嘴里却还是喃喃地说着,叫陈卿快跑。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陈卿还来不及反应,便看见墙边的女孩儿被攻击后缓缓倒地,她蜷缩着身子,异常痛苦的样子。

这时,拿着手电筒的男子已经朝陈卿冲了过来。

陈卿咬牙,说了一声,“找死!”

便一个垫步上前,飞起一脚便踢飞了男子手里的手电筒,接着她侧身快速移动到男子背后,一个过肩摔,几乎把男子摔出了一米开外,随后又是一记鞭腿,狠狠踏上男子的腹部。

动作一气呵成,帅到爆表。

远远追来的何冲,看到这一幕,不禁长大了嘴巴,暗暗惊叹:

小卿儿什么时候学会了功夫,新兵连难道还教这些,这也太,太厉害了点吧!

墙边原本抓着女孩儿的男子也被陈卿所表现出来的武力值震惊了,再加上他看见了从远处跑过来的何冲,于是,他当机立断,翻过死胡同儿的墙,逃走了。

何冲跑过来,一脸兴奋地问道:“小卿儿,你这一手什么时候学的?”

陈卿挑眉,“刚学的!”

“啊?刚学的?刚学的就有这么厉害?”何冲有点儿不信。

“本小姐天赋异禀呗!”

陈卿懒得解释,随手指了指正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男子,继续道:“老何,你先帮我看着他。”

说罢,陈卿快步走到墙边,对着仍坐在地上的女孩儿说道:“你没事儿吧?”

陈卿声线温柔,女孩儿渐渐放松了紧张的心情,缓缓说道:“我,我没事儿,就是刚才那个人□□的时候,踩到了我的小腿,我现在站不起来。”

陈卿回头两步,捡起刚才被她踢飞了的手电筒,八十年代的东西还真是质量过硬啊,这么摔竟然还没摔坏。

陈卿打开手电筒,仔细检查了女孩儿的腿,虽然伤得不轻,但应该没有骨折,站不起来大概只是因为太疼了吧!

于是,她安慰道:“没事儿,没骨折,我先扶你站起来试试,要不然我背你也行。”

陈卿考虑到女孩儿刚刚差点儿被男子侵犯,所以特意没有让何冲来背。

然而女孩儿扫了一眼陈卿的细胳膊细腿,她还真怕压坏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说道:“麻烦你还是扶我吧,谢谢啦!”

女孩儿借着陈卿的力量勉强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每走一步都疼得龇牙咧嘴。

走了大约三四米远,陈卿突然指着躺在地上的男子,问道:“你愿不愿意去派出所报案,把他绳子以法。”

女孩儿思索了良久,才坚定地点点头:“我愿意。”

陈卿赞同地点头说道:“好,那我还是背着你走吧,咱们快点去派出所报案,一会儿还能早点儿回家。”

女孩儿犹豫了,脸红道:“派出所远吗?你……你能行吗?”

陈卿展颜一笑:“放心,我当兵的,背你不成问题。”

何冲看着这样的陈卿,只觉得她已经不再是他从前认识的那个爱胡闹爱撒娇的小女孩儿了,她成长了,也强大了,变成了一个足够吸引所有人眼球的发光体,即便在暗暗黑夜,也熠熠生辉。

这一瞬间,何冲突然有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毕竟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到大的小妹妹啊!

“老何,想什么呢,别发呆啊,你赶紧想想,离这最近的派出所在哪?”

“唔,挺近的,七八百米吧,你这小身板儿,行不行啊,要不我来吧!”

“别废话了,我来,你压着这个家伙,在前面带路就行,对了,我的箱子呢?”

“哎呀,刚才急着追你,没顾上箱子,小卿儿,你等我两分钟,我回去找找。”

何冲拔腿就要跑,却被陈卿一把拽了回来。

“一起去吧,要丢早丢了,要是没丢,这么一会儿也丢不了,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也是,也是,哈哈!”何冲憨笑着挠挠头,把地上的坏分子拎了起来,在前面带路。

陈卿则背起了女孩儿,稳稳跟在后面。

原路返回,果然在来时的小路上看到了孤零零躺在地上的箱子,何冲捡起来,轻呼了一口气道:“幸好,没丢。”

陈卿此时已经感觉有些累了,便懒得吐槽何冲。

一行人默默地往前走,陈卿背上的女孩儿却突然开口了,“我……我还没有郑重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我叫沈念,是北方大学大二年纪的学生,今年20岁,你呢,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你今年多大了?”

“哦,我叫陈卿,18岁。”

“我感觉你就比我小一点,但你可真厉害呀,我能跟你交个朋友吗,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但你能不能把住址告诉我,我想等我腿好了之后,再郑重登门道谢。”

“哈?登门道谢?不必了吧!举手之劳而已!”

“对你来说,这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你却是救了我的命,陈……小卿,我能这么称呼你吗?我是真的非常感谢你,也是真心想跟你交朋友的,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姐姐,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还不让人学雷锋不留名吗?

陈卿一个头两个大,她两辈子都最受不了女孩儿的软语相求了

“不……不是我给不给你机会的事儿,而是我救你的事儿不能让我父母知道,哎,这样吧,我把我家里电话留给你,等你腿好了,你给我打电话,到时候你随便请我吃顿饭算是感谢,这总行了吧,对了,我还有四天假期就要回部队了,如果你腿没好,就等我下一次放假再说吧!”

“我一定会在这四天内联系你的。”沈念眼睛一亮,说得异常坚定。

陈卿叹了口气,无奈道:“老何,一会儿到了派出所你把我家电话写给她,她包里有纸笔。”

感谢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让陈卿有体力背着一个百来斤的人,还能走上七八百米。

然而陈卿却万万没想到,何冲嘴里的距离事发地不过七八百米的派出所竟然是市局。

市局治安大队,陈卿背着沈念走了进来,她先把沈念安置在门口的椅子上,然后找到值班警察说明案件原委。

魏衍今夜刚刚执行完联合任务,任务内容是协助武警大队抓捕携带热武器的走私集团,这会儿他刚好在市局办完交接,刚走出市局大楼,路过治安大队,透过玻璃便看见了一张异常熟悉的靓丽容颜。

这不就是那个敢于跟老徐一较高下的小姑娘吗?她这么晚到市局干什么?

魏衍正思索间,便看见陈卿在治安大队执勤警察的陪同下往外走去,似乎事情已经办妥了。

陈卿刚走出治安大队,便看见自己右斜前方大约十米处站着一个超级帅气的兵哥哥,用21世纪的话说,简直就是帅裂苍穹啊,有木有!

刀削斧刻的脸庞上,五官分明,宛如人工雕琢一般,英俊无匹,气宇不凡,1米85的身高,劲瘦挺拔,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仿佛在胸口就开了叉。

这颜值,这气质。

陈卿可以自信的说,她前世混迹娱乐圈七八年见过的帅哥没一个能比得了的。

美色当前,陈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终于在老何的催促下,离开了治安大队。

魏衍偷偷注视着陈卿离开,他发现陈卿好像也在偷偷看他,魏衍心道:

她是不是认出我来了呢,毕竟在部队我们曾打过几个照面。

魏衍哪里想得到,陈卿根本是被他的美色所迷,哪里知道他是甲乙丙丁啊!

对于陈卿而言,欣赏帅哥是她从前世带过来的本能,她不需要知道帅哥姓字名谁,也不会期望何时再相见。

因为,在她眼里,欣赏,只需要一瞬间,就足够了。

所以,回到家,洗了个澡,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陈卿便把魏衍此人完全抛到脑后了。

然而魏衍却因为陈卿好奇地走进了治安大队,他很想知道陈卿大晚上跑来市局,到底为了什么?

得到答案,见义勇为。

魏衍毫不意外。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军人本色,再说了,小姑娘身上的确颇有侠气,一身功夫又俊得厉害,路见不平如果当缩头乌龟也就不是她了。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一个根本不熟悉的小姑娘,魏衍总觉得自己对人家颇为了解。

第二天陈卿在家吃过早饭,便跟陈中和乔韵提出,她准备去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家各住一天,一来为了陪陪老人,二来也是为了躲避态度极为异常的父母。

陈卿倒了也没有想明白,陈中和乔韵这两天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

说是极致宠爱也毫不为过,陈卿觉得,这份宠爱她受之不起。

她本意是想把父母还给女主的,然后自己做一个逍遥自在的局外人,然而现在她却莫名其妙地陷入局中。

既无法逃避现实,又无法坦然接受。

她想,那莫不如就暂时躲一躲吧,反正还有四天她就要回部队了,只希望下一次她再回来,陈中和乔韵对她的这份宠爱就淡了,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用她的方式去面对他们。

不远不近,若即若离,平平淡淡。

陈中和乔韵上班后,陈卿简单收拾两件衣服,便背着个小书包出门了,然而前世今生都没有训练过侦查和反侦察技术的她,并没有发现,竟然有人在跟踪她。

她准备先去一趟百货大楼,给四位老人买一些茶叶和点心作为孝敬,然后再坐车前往四位老人所住的军区大院。

陈卿向来不是个路痴,今天是她穿到这个陌生的年代以来第一次独立出门,所依赖的唯有一份儿盛京地图而已。

一个多小时后,陈卿走进了军区大院,跟踪她的人也悄悄消失在军区大院的门前,陈卿固然没有发现跟踪者,然而,魏衍却看见了。

话说魏衍昨晚刚刚执行完任务,便跟上级领导请了假期准备去盛京军区疗养院看望他的爷爷。

魏老爷子是五年前从京城军区疗养院搬来盛京军区疗养院的,一来在盛京军区疗养院,他的老战友非常多,大家可以每天一起,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回忆峥嵘岁月,二来他的大孙子魏衍五年前刚好调职到盛京军区,他离孙子近一点,孙子就可以常常来看看他。

出于这样的目的,魏老爷子在盛京军区疗养院一住就是五年。

这五年来,魏衍得空就会来看望魏老爷子,但他毕竟是个军人,指责所在,假期并不是很多,有的时候一两个月能来一次,有的时间就可能是四五个月甚至半年。

今天,魏衍正准备去百货大楼给魏老爷子买些补品,碰巧就看见了刚买完东西从百货大楼走出来的陈卿。

他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不自觉地随着陈卿的身影看去,随后他便发现了异常,似乎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小个子男人和一个留着小平头的高个子男人正在鬼鬼祟祟地跟踪她。

魏衍索性先不买补品了,他眼看着陈卿上了公交车,跟踪的人也跟了上去,他便悄悄缀在公交车后。

陈卿下了车,跟踪的人也下了车,魏衍仍然开着车远远地跟着,直到陈卿走进军区大院,跟踪的人离开,他才放心离开。

与此同时,魏衍也知道了,陈卿竟是出自军人世家,难怪她身上有军人本色呢!

魏衍重新回到百货大楼,买了补品之后,去疗养院看望魏老爷子,晚上六点多吃完饭才离开。

他本想直接回部队销假,却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陈卿和跟踪她的两个人,于是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开车去了白天去过的军区大院,果不其然,他看见了鸭舌帽和小平头正在不远处抽着烟,盯梢儿。

魏衍很想知道鸭舌帽和小平头跟踪陈卿到底想要干什么,于是,他靠边儿停车。

鸭舌帽和小平头盯着军区大院,他盯着鸭舌帽和小平头。

七点,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瑟瑟秋风中,鸭舌帽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站得有些缩脖端腔,他对着小平头骂骂咧咧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神色间颇为不耐。

魏衍心道:他们大概应该盯不了多久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高挑纤瘦的身影从军区大院中走了出来,正是陈卿。

陈卿今天来到爷爷奶奶家之后,便不曾出门,晚饭后她本想陪爷爷下两盘棋就早点休息,却意外地接到了何冲的电话。

何冲先是把电话打到了陈卿的家里,却被乔韵告知,陈卿今天去看望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了,这两天都不在家住,何冲这才把电话打到了陈卿的爷爷奶奶家。

何冲找陈卿是想让她来南京街的店里,看看他今天找人赶了一天的工,刚刚画出来的装修草图,如果陈卿满意的话,他决定明天就照图施工。

按理说,何冲在天黑后找陈卿出门,一般都会接她,但是经历了昨天之后,他觉得按照小卿儿的武力值,他们两人走夜路遇到了歹人,还不一定是谁保护谁呢,于是,便让陈卿自己来南京街的店里一趟,也顺便让陈卿把光子给她换的小提琴一并拿走。

陈卿无奈,只得跟爷爷奶奶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说何冲有事找她,正在大院门口等她,便换身衣服出门了。

陈卿脚步轻快,直奔公交车站走去,鸭舌帽看见了陈卿便指着陈卿对小平头说了些什么,然后小平头便飞快地跑走了,鸭舌帽则自己远远地缀在陈卿身后。

魏衍见状,当然不难猜出,鸭舌帽是让小平头去叫人了。

军区大院地处偏僻,只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大马路上的公交车站,并且距离不近,陈卿独自一人走在阒然无人的小路上,不知危险将至。

魏衍见事态不妙,赶忙下车,考虑到夜晚车灯明显,他又不知道鸭舌帽具体要做些什么,所以他不想打草惊蛇,只是选择步行悄悄跟在鸭舌帽身后。

陈卿走出军区大院大约六七百米的距离,便发现她的前方距离她大概一百米处站着四个男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事儿。

陈卿心头一慌张,赶忙回头看去,竟发现她的后方一百米处竟然也有一个男人,带着个鸭舌帽,正在缓缓向她走来。

陈卿此时还抱有一丝希望,她希望前方的四个男人是来找鸭舌帽的,而不是来找她的,直到鸭舌帽渐渐走近,摘了帽子,陈卿才发现,鸭舌帽竟然就是昨天她见义勇为时□□逃走的歹人。

陈卿暗道一声“糟糕”,正所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面对五个家伙事儿齐全成年男人,陈卿觉得这已经不是她能不能打赢的问题了,她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不好说啊!

本着打不过就跑的原则,陈卿决定先打开一个突破口,那自然是选择攻击鸭舌帽的方向了,毕竟这个方向只有鸭舌帽一人。

然而当陈卿冲过来的时候,鸭舌帽却狞笑着扔掉了手里的木棍,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

微光下,陈卿只见一道白刃闪过,她本能地后退躲避,却陷入了五个男人的包围圈。

敏捷地躲过两人的攻击,又趁机扫倒一人,陈卿欲跑,却看见鸭舌帽又提着匕首欺身而上,勉强避过鸭舌帽的攻击,却冷不防地被另外两人击中了肩膀和小臂。

短暂的交锋,甚至不足半分钟,陈卿便已经是勉励维持了,正在陈卿吃痛,暗道“完了”的时候,魏衍出现了。

陈卿只见一个身穿军装的高大男子,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出现在她的身前,一把抓住鸭舌帽的手腕,只听“卡擦”一声,匕首应声落地。

军装男子身手干脆利落,一边护着陈卿,一边从容将五个男人一一击倒,被击倒后的五个男人无一例外,都被卸了关节,倒下后便哼哼唧唧地再也爬不起来。

陈卿简直要被兵哥哥犀利的身手折服了,太帅了,有木有!

怎么可以这么帅!

然而就在陈卿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直跳犯着花痴的时候,魏衍回头了。

“同志,你没事儿吗?”

陈卿呆住,心道:

这不就是我昨天在市局看到的兵哥哥吗?

这颜值,这气质,太神仙了,我绝逼不会认错,好么!

但是,大晚上的,他怎么会来这儿呢?

“同志,你还好吗?”魏衍在陈卿的眼皮底下挥了挥手。

陈卿回过神来,看着魏衍,大大的眼睛两若星辰,“我还好,真是太感谢你了,同志!”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本章有红包掉落呦!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支持!,,网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还在找"穿书八零别找我复仇"免费有声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听有声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