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yikanxiaoshuo.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yikanxiaoshuoa.com

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八零别找我复仇 > 正文 14. 第 14 章

正文 14. 第 14 章

陈卿关上房门,反锁,开始一点点查看原主东西。

忽略了一张一米五宽的床、一个单人沙发、一张茶几和一个不小的衣柜之后,陈卿发现原主的卧室中能装东西的地方竟然只剩下两个床头柜了。

卧室里既没有书桌椅子也没有书籍课本,陈卿分析原主以前应该都是在隔壁的书房中看书学习的,就是不知道隔壁的书房是否属只于她一个人。

陈卿一边想着一边随手拉了拉床头柜的抽屉,发现竟然是锁着的,随后她便想起了她挎包中的一大串钥匙,把看起来像的挨个儿试了一试,果然,用其中一个小小的钥匙打开了抽屉。

抽屉里陈卿找到了原主从小学到高中的毕业证、一些奖状、一张存折,还有一叠现金。

通过毕业证,陈卿知道了原主从小到大都念得哪所学校,通过奖状,陈卿分析得出原主学习应该不差。

接着,陈卿打开了存折,户名是她本人,开户时间是1985年1月8日,陈卿分析这个存折应该是原主在1984年年底有了自己的身份证后才开户的。

然而,存折上的存取款记录,却让陈卿有些迷惑。

存折上显示,1985年1月8日原主开户的当天便存入了1400元,到了1985年2月28日,一个月零二十天后,原主又存入了100元。

考虑到每年一二月份都正好要过春节,陈卿分析,后存的100元应该是原主今年的压岁钱,而先存的1400元应该是原主十几年来攒下的积蓄,可能包括压岁钱和零花钱。

以上这些都不难分析,最让陈卿迷惑的,反倒是存折上最新的一笔交易记录。

1985年3月1日,原主一次性取出了存折里的1500元,这么大的一笔钱,原主一个18岁的小姑娘,她要做什么呢?陈卿不得而知,只能选择靠时间来解惑。

最后,陈卿又数了数抽屉里的现金,20张大团结,200元整,陈卿分析这应该是原主留在抽屉里随时花销的零花钱吧!

忽略了消失的1500元巨款不计,陈卿觉得原主也是个小富婆实锤了。

毕竟在国民平均年收入只有大约1000元的八十年代中期,原主随随便便给她留下的零花钱就有200元之多,再加上新兵连返还她私人物品时找到的300元,陈卿觉得这么多钱已经足够她咸鱼地生活很久了。

再说了,她不是还有津贴嘛!

陈大明星表示,她毫无压力。

把东西放回到抽屉里,锁好,陈卿绕到床的另一边,这一边的床头柜抽屉原主并没有上锁,陈卿找了一本相册和一个记事本。

相册里面是原主从小到大的照片,以及跟一些同龄人的合影,不清楚是同学还是朋友。

记事本则是单纯的备忘录作用,应该是原主上学时所用,记录了很多考试时间、活动时间、重要事件等等。

并且,记事本的最后一页还记录了几个人的名字和通讯地址,陈卿分析,这应该是跟原主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或朋友。

看完这些,陈卿便觉得原主的卧室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查看的了。

陈卿皱着眉,看着床上的粉色蕾丝床幔,半晌,一脸嫌弃地果断扯掉,而后她翻了翻衣柜,在衣柜的下层找到了一套淡黄色的床单被套,将床上现有的这套引起她极度不适的艳粉色床品替换掉,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

单人沙发也被她随手扒掉了粉色的外衣,换成了淡蓝色。

此时此刻,陈卿才觉得她的卧室终于顺眼了很多,就连茶几上的一整花瓶艳粉色干花,也瞬间变成了点缀,显得没那么刺眼了。

衣柜里,原主的衣服无论款式还是颜色,花样儿都并不算少,虽说远远不如21世纪,但在八十年代中期也算新潮了,陈卿分析这大概跟原主从前在家里的受宠程度,以及原著中前几章提过的,原主曾去过羊城购物有关。

陈卿在衣柜里翻出一件乳白色的纯棉睡衣换上,然后抬手看了看表。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了,别墅里的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正好方便陈卿行事,只见她静悄悄地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下楼,准备查看一下家里的格局,免得明早醒来,把厨房当了卫生间,闹了笑话不说,还容易惹人怀疑。

一楼有一个关着门的房间,陈卿分析应该是她养父母的房间,隔壁有一间开着门的卧室,里面干净整洁,床上军被叠得方方正正,陈卿分析应该是陈哲的房间,除此之外一楼便还有客厅、餐厅、厨房和卫生间。

二楼以楼梯分界,分为左右两边,左边最里面的屋子是陈梦菡的卧室,隔壁则是二楼的卫生间,右边第一间是书房,第二间是陈卿自己的卧室,第三间则是杂物室,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仓库。

由于整栋房子就只有二楼一间书房,所以陈卿得出结论,她卧室隔壁的书房并不属于她一个人,而是属于全家的。

陈卿走进书房,悄悄地关门,开灯。

灯光下,陈卿首先看到的便是一整面墙的木质书架,书架上摆着满满登登的书籍,陈卿简略一扫,发现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让她汲取到更多原主的信息。

书架前面是一个长超过三米,宽超过一米的巨大实木书桌,上面铺了毛毡,还摆放着文房四宝和几本字帖。

由于书桌上目前并没有什么书画作品,所以陈卿并不清楚,书画的技能点到底属不属于原主,下意识地举目四望,果然发现墙上挂了不少字画。

通过印章,陈卿辨认出其中一张春意图应当是出自原主的手笔,笔法稚嫩,无论是画工还是书法,甚至都称不上略通,就是不知道这幅书画作品是原主多大年纪时所作,而原主现在的书画水平到底有没有进步。

不过这些陈卿倒是不太担心,虽然她的书画水平要比原主高上不止一个level,但是,第一,她应该没什么机会大秀书画,第二,即便是有机会,她也可以隐藏实力,即便是没有隐藏好,她也可以说自己是通过苦练,所以水平才提高了。

让陈卿心头一惊的是,她刚才翻看原主的记事本时,竟然只关注了内容,却忽略了原主字迹上跟她的巨大差异,直到看见了这幅原主所绘的春意图上的提字,陈卿才意识到,原主的字迹,无论是软笔还是硬笔,都跟她风格迥异。

原主的字迹偏于清丽秀美,跟陈卿少年时的风格相对类似,但由于陈卿成年后练了近十年的章草,风格早已从清丽秀美变成了潇洒飘逸,如果想要完全模仿出原主的字迹,不让人看出破绽,必须打起十二分的小心才行。

但是陈卿转念又一想,人的字迹难免会随着年龄地增长而出现一些变化,风格上也难免会日趋成熟,她觉得她完全可以循序渐进地让原主的书法风格一点点向她靠拢,潜移默化地,让人觉得她的字就是原主的字,好看了,进步了,只不过是苦练后水平提高的结果,这样一来,她日后写字便不需要时刻小心注意,活得那么心累了。

除此之外,书房的西北角还有一架钢琴,陈卿又一次迷茫了,因为她依旧无法判断,钢琴的技能点到底属不属于原主,然而此时此刻却无人为她解惑了。

陈卿离开书房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了,在二楼的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番,便回到了卧室。

想到今天收获满满,陈卿愉悦地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三个月新兵连训练形成的生物钟让陈卿不到六点便腾地一下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下地,抓起被子抖开,便准备开始叠被。

折了两折之后,陈卿顿住了。

“被怎么有点儿厚,颜色也不对呀!”

“哦,对了,我放假了,害,那还叠哪门子的被啊!”

陈卿扔下被子,叹了口气,准备去个卫生间再回来睡回笼觉。

然而一开门,陈卿便闻到了米粥的香甜味道。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陈卿突然睡意全无,因为她的肚子已经在**了。

刷牙洗漱下楼,餐厅里养父陈中正在看着报纸等待开饭。

“爸爸,早上好。”

陈卿打了个招呼,便一屁股坐在餐桌旁,不客气地拿起一杯豆浆,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陈卿如此做派当然是有一定原因的。

因为她仔细分析过,早在女主没有回到陈家之前,原主作为陈家的小公主,父亲疼,母亲爱,当然一直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直到女主回到陈家,为了跟女主比着表现,原主才难得勤劳。

如今既然她根本就懒得理会女主,本着有多远就躲多远的原则,当然是要做回原来的原主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难道它不香吗?

陈中抬头,放下报纸,看着陈卿抱着杯子小口小口喝着豆浆的样子,不禁失笑:

“怎么?训了三个月回来长进了?不准备跟梦菡继续打擂台了吗?”

还在找"穿书八零别找我复仇"免费有声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听有声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