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yikanxiaoshuo.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yikanxiaoshuoa.com

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八零别找我复仇 > 正文 10. 第 10 章

正文 10. 第 10 章

陈卿回到宿舍,倒不忙着休息,而是打开了属于她的上排左数第二个柜子。

穿书已经第三天了,她终于有时间整理一下原主给她留下的东西了。

她翻来翻去,除了部队发放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之外,还找到了几件内衣裤、几双袜子和两套便装。

除此之外,便只有一个纯皮钱包和一块梅花牌手表了。

将手表放回原处,陈卿打开钱包,找到了一张原主的身份证和一把零零碎碎的钱。

陈卿数了数,一共是十六块八角六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这个年代,至少能够她去招待所的饭店打几次牙祭。

当然如果她不嘴馋的话,在部队里她貌似也没有什么花钱的机会。

不过即便如此,陈大小姐依旧觉得,十六块八角六分钱,也太少了吧!

让陈卿比较好奇的是原主的身份证,那是一张崭新的一代身份证,上面印有原主的黑白照片,签发日期写得是1984年12月30日。

前世,作为一个九零后,陈卿只是大致了解一代身份证的推行年代是在八十年代严打之后,然而她却没有想到,早在1984年年底原主竟然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证了。

这倒是给她提供了方便,不用以后每次想办什么事儿,都得回家要户口本。

把身份证和钱塞回钱包里,再钱包放回原处,陈卿回到自己的床上,坐下。

她面上虽然无喜无悲,但心里已经为原主的贫穷鞠上了好几把同情泪。

她同情原主,更同情自己。

想她陈大小姐上辈子活得不食人间烟火,不知钱为何物,这辈子却要靠部队少得可怜的津贴来养活自己。

如何不值得同情呢!

然而她却万万想不到,新兵连训练期间,她的大部分私人物品已经统一上交了,其中就包括她出发前自己揣在钱包里的十张大团结,以及她报道当天,她的那个没有血缘关系,却对她宠爱有加的奶奶,塞给她的一个小布包,里面裹着的二十张大团结。

300元,在1985年已经堪称巨款了,作为一个小富婆而不自知的陈卿,正在皱着眉,思考着,她的十六块八角六分钱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新兵连三个月到底发不发津贴呢?

陈卿呆坐在床上,发出了灵魂拷问。

中午吃饭,陈卿因为深感自己的贫穷而强迫自己适应八十年代部队的伙食。

下午陈卿被徐瑶叫到训练场,让她坐在一旁观摩学习军体拳的动作。

徐瑶觉得,陈卿有功夫底子,军体拳她多看一看基本就能上手,然而徐瑶却不知道,这些动作陈卿早在前世拍军旅戏的时候便已烂熟于心。

陈卿拄着下巴,坐在训练场旁边的台阶上,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得陈卿昏昏欲睡,根本提不起精神学习军体拳的动作要领。

徐瑶见状,气得牙痒痒,但她到底忍住了没有发作,她想:今天就让她好好休息一天,等她明天跟不上训练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她。

然而徐瑶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她竟然再也没有找到收拾陈卿的机会。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晚上吃饭,一天没有消耗过卡路里的陈大小姐显然有些食欲不振,勉强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一碗汤,她便利用休息时间,慢悠悠地散步去了。

六点到八点半依旧是看新闻和学习内务条令的时候,解散后,陈卿再一次被徐瑶叫走,然而这一次却不是加练,徐瑶是叫陈卿跟她回去换药的。

陈卿的伤势恢复得很快,主要还是因为徐瑶看在她身上有伤的份上,对她的要求不高。

一周后,陈卿的身体完全恢复,徐瑶便展开了对她的魔鬼训练,陈卿每每都要咬牙坚持,直到突破极限,徐瑶才会大发善心地放过她。

这样的训练固然辛苦,但对陈卿帮助却不可谓不大,她已经明显感受到,原主的这具孱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变得强大起来。

体能逐渐恢复,让陈卿整个人都变得无比轻快,18岁的身体,比她前世足足年轻了12岁,仅仅锻炼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她前世的巅峰状态,而不是像她前世那样,每天都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健身,才能保持状态。

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尽管日常训练繁重,陈卿仍然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摸清了她们班除她之外,另外九个人的基本情况,毕竟她们将来可是要一起进文工团的。

曹雨凝,24岁,来自吉省的一个小县城,普通工人家庭,从小跟她家邻居阿婆学习二胡,她天赋不俗,又肯苦练,十五六岁便青出于蓝胜于蓝,她正是凭借着一手绝好的二胡技艺,才被前进文工团选中的。

陈卿觉得曹雨凝是一个她需要敬而远之的人,曹雨凝时不时地对她表达善意,总让陈卿有一种上赶子的感觉,虽然陈卿摸不透曹雨凝的所思所想,但却不妨碍她想跟曹雨凝拉开距离。

冯薇,20岁,来自黑省省城,父母都在国营单位工作,哥哥刚刚从军校毕业,被分配到了盛京军区任排长,冯薇从小跟着母亲学习舞蹈,如今已经练了15个年头,她家境优渥,气质出众,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但是看在陈卿眼里,就是觉得她做人人太过掐尖儿了。

江珊,21岁,来自本省的一个小城市,家庭条件应该是不上不下的状态,所以就养生了她既虚荣又要强的个性,每天都要跟人较真儿,凡事都要跟人较劲儿,陈卿觉得,这样的人活着太累。

除了她们三个之外,陈卿还了解了她的另外六个舍友。

吴彤是盛京本地人,21岁,是个很有古典气质的漂亮小姐姐,陈卿觉得她跟吴彤很有眼缘,故而平日里接触较多,从吴彤的言谈举止便能看出,她极赋教养,据吴彤说,她自小跟着外公外婆学习传统文化,擅长民乐,竹笛和洞箫都有一定的造诣,也正是因此才被招到了文工团。

裴艳丽是江南生人,19岁,两年前由于父亲调职到了北方,她便也跟着到北方念了两年高中,高中毕业后,她便直接被招进了文工团,她一口吴侬暖语,唱起江南小调,舒缓悠扬,细腻婉转,直叫人觉得置身温柔的水乡,陈卿有幸在她练声的时候听到过一次,陈卿觉得这样的歌声如果放到2020年,妥妥的c位出道的实力,并且裴艳丽的性格也自带着江南人的温婉,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

姚芹来自冀北省中部的农村,18岁,比陈卿大了三个月,害羞腼腆又带着点儿自卑,因为她是整个九班唯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但她天生丽质,一把如出谷黄莺般的好嗓子,没有经过训练就已经惊艳了很多人,如果到了文工团,精心打磨两年,前途不可限量。

王小凡来自京城,19岁,自带着京城人士的优越感,对于宿舍里的人人事事都是一副冷眼旁观、事不关己的样子,她性子偏冷,不爱说话,但却极为自律,每天训练结束后,她都会花上半个小时练舞,在陈卿的眼中,王小凡和冯薇虽然跳得是不同的舞种,但她们的舞技应该不相伯仲,这时陈卿就不得不夸一夸文工团领导选拔新兵的眼光了。

于秀丽,22岁,名叫秀丽,人也长得秀丽,正所谓人如其名,她来自豫省,不清楚是什么城市,只知道她高中毕业后在豫省某国营企业当了好几年的宣传干事,她表演天赋惊人,经常在自由活动时间练习知名戏剧的对白,用陈卿的话来形容于秀丽的演技,便是体验派演技,是个天生的演员。

多丽雅,19岁,刚刚高中毕业,蒙族人,因为民族舞蹈而被招入文工团,由于她汉语说得不是太好,经常会闹出一些笑话,是个单纯可爱、爽朗大方的少数民族女孩。

陈卿认识了宿舍的每一个人之后,她惊奇地发现,自己怀揣着一颗30岁老阿姨的心,竟然成了整个班里的忙内。

而且整个班里似乎除了她这个走关系进来的关系户之外,其他人竟然全是凭借真材实料。

能唱的,会跳的,能拉的,会吹的,再加上一个演技派和一个民族舞,陈卿觉得她们整个班都能凑上一台晚会了。

大家的技能点,未免都太爆表了吧!

让她一个从35年后的时代穿回来的顶流明星都倍感压力。

但是陈卿又想了想,她觉得只要她中规中矩的混日子,按照要求完成任务,别人优秀与否,似乎都跟她关系不大,反正她前世也佛系惯了,那接着佛系混圈难道不香么!

她不相信,单纯朴实的八十年代文工团会比二十一世纪的娱乐圈还难混。

陈大明星表示,她不求飞黄腾达,只求逍遥自在,纵然周围人才济济,但她也不虚好么!

当然,只要她不要忘了。

珍爱生命,远离女主。

还在找"穿书八零别找我复仇"免费有声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听有声小说很简单!

play
next
close